“你一点也不了解我!”他赤裸着身子躺在他身下。
“谁说的?”他一个挺身,暗哑的开口:“我一直在深入的了解你。”